全國人大代表喻春梅,建議提高公交票價,中國遠低于國際水平!

基本長期處于2元以下的公交車票價正在引起人大代表的關注。全國兩會期間,來自江西代表團的全國人大代表、江西南昌公共交通運輸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一公司黨支部副書記喻春梅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提交了《關于適度提高公交票價,促進城市公交優先的建議》(下稱“《建議》”)。

微信圖片_20180312084842.jpg

《建議》提到,價格能反映出產品成本的高低。然而,城市公交價格正在被公益性捆綁。這種被大眾廣泛接受并認為是理所當然,其實一定程度上阻礙了公交的發展,是該適當提高了。

微信圖片_20180312084849.jpg

喻春梅首先指出,公交票價與成本倒掛,財政補貼越來越大

比較幾個城市的公交票價與成本和政府每年為低票價的補貼(不考慮換乘優惠),結果一目了然。北京、上海公交人次成本都超過4元,而企業實際票價收入不到成本的一半;武漢、成都、重慶等城市,考慮公交換乘優惠,企業營收入不到成本一半。

微信圖片_20180312084901.jpg

人大代表:建議提高公交票價 中國遠低于國際水平

喻春梅以武漢市為例,現在票價大部分為刷卡1.6元(少部分為0.8元),考慮換乘優惠等因素,人次營收僅為1.05元,而人次成本為2.73元,通俗地講公交企業每承運一個人,政府僅就運營成本就需補貼1.68元。

要維系公交運轉,就靠政府每年對常規公交的高額補貼,近年北京200億、上海90多億、深圳70億、武漢20余億、成都近30億。據初步統計,全國每年政府為公交企業補貼800-1200億元。

《意見》還對比額國外的票價。喻春梅等人調查了巴黎、紐約、倫敦等地公交票價,本地人刷卡坐一次公交大致需要人民幣12-20元,如在倫敦坐地鐵大致需要人民幣50元,日通用票一天12英鎊,紐約公交2.75美元起步,巴黎公交1.8歐元。首爾公交單次票價(不能換乘)約需人民幣8元。香港公交、地鐵之所以能盈利,主要是由于其使用的是成本定價法,通常香港公交港幣3元起步階梯遞增,在市區坐地鐵一個小時大概20多塊港幣,公共交通費占家庭可支配收入一般10%左右。

《建議》中指出,通常,國際公認的公交票價應占人居可支配收入的8%左右,而中國大多不超過4%,遠低于國際水平。

喻春梅指出的第二點是,公交票價應按居民可承受、財政可負擔、企業可持續的方式制定

中國的公交長期由于投入不足,政府的補貼又常常是入不敷出,舒適性、品質化一直處于低位,公交企業長期處于虧損,很難找到負債率在80%以下的企業。完全可以通過提高公交票價,增加企業的積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國家也可以省下錢投入更多更重要的民生事業以及改善公交設施。低收入群體如果需要幫助,也可采取其他方式給予支持和幫助,補貼公交企業不是唯一的做法。上海市已做出有益探索,取消了老年人乘車優惠,改為直接發放老年津貼方式,政府支出相當,但更加普惠科學。

公交票價的制定應該按照“居民可承受、財政可負擔、企業可持續”的方式制定。北京市地鐵價格調整以后,原2元通票改為3元起步,階梯遞增票價,并未出現客流下滑,每天仍保存在1千萬人次左右(凈增收遠超過1千萬元)。從低票價實施的效果看,一是對提高公交的市場份額沒有太大的刺激作用,公交票價對人們選擇何種交通工具并不敏感,有出行需求的更多是看重安全優質,也有個人偏好與習慣。

香港采用了物價指數動態調整公交票價的辦法,新加坡依據公交企業成本進行定價。英國從1980年起就取消了公交政府定價,公交企業(倫敦市有10余家公交企業)可采用較靈活的定價方式,公交票價與成本、物價水平聯動。通常英國政府為公交企業成本負擔占20%左右(國外也有超50%的城市),而我國在45%-70%之間。中國東南西北普遍實行公交2元一票制較多,許多城市把1元作為基準運價,與人次成本相差甚遠

公交屬于關系國計民生、具有公益性、體現政府部分行為的行業,其票價標準的制定屬于“政府定價”范疇。制定并堅持公交低票價政策,本質上就是利用價格杠桿功能,引導市民優先選擇公交工具出行。應體現交通資源合理配置,爭取在現有資源供給條件下出行效率及社會環境效益的最優。

喻春梅指出的第三點則是,調高過低的基準價,扭轉公交票價越低越好的模糊認識

沒有公共財政就沒有公共交通。近10多年來,中國各個城市在公交優先戰略的指導下,相繼加大了公共交通的投入,短時間內改變了公交出行難的困境。但政府持續過多的投入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企業的創造力和競爭力。而政府補貼的規制或者是政府購買服務的原則尚未完善,親國企疏民營的結果直接導致了大多數城市公交國企一家獨大,阻礙了適度競爭。

顯然,中國公交已從走得了過度到走得好,需要提高舒適性。當然,公交車的票價調整是一項覆蓋范圍廣、涉及面大的系統工程。從絕大多數中低收入者的利益出發,保持適度的較低的票價水平。

同時,逐步以法律、法規形式建立公共交通價格的動態調整機制,形成依據成本、市場物價變化級進式調整公交票價的制度,這也是完全有必要的。積極探索建立以適應成本變動為基礎、兼顧社會承受能力為約束的價格形成模式,完善公交營運成本核算模塊和核定程序,為公交價格管理提供依據。同時,實行公開透明、公眾參與的公交定價方式,制定出符合運營商和乘客雙方利益的、合理的票價。

喻春梅認為,現階段我們的公交支出應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4%-5%作為參考。政府對城市公交的補貼可在維持現有補貼基數不變的前提下,逐步減少運營補貼,騰籠換鳥,適度向公交基礎設施、改善老年人、殘疾人出行設施等傾斜。

《意見》最后強調,首先應該調高過低的基準起步價,扭轉公交票價越低越好的模糊認識;其次要提高電子支付使用率,完善多層次、差別化的票制票價體系,推行優質優價,用價格杠桿引導錯峰出行;再逐步提高整體運價,讓公共交通可持續健康穩定發展。







围棋直播